6日,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來到廣東代表團,與大家一起審議政府工作報告。期間,針對大學生村官冼潤霞代表的一番話,習總書記說,要關心大學生村官的工作生活,包括婚戀問題,給他們創造條件扎根基層、實現夢想。而習總書記與她握手的照片昨日也登台北港式飲茶上很多報紙的封面。
  昨日,冼潤霞和易鳳嬌、王玲娜三名廣東團的“80後”基層女代表來到南方報業傳媒集團201婚禮企劃4年全國“兩會”全媒體直播室,接受南方日報、南方網全媒體記者的在線訪談,暢談履職、生活、工作體會。
  嘉賓
  冼潤霞 全國人大代表、廣東省增城支票貼現區石灘鎮沙頭村黨支部副書記
  易鳳嬌 全國人大代表、廣東省深負債整合圳市國威電子有限公司車間副主任
  王玲娜 全國人大代表、廣東省揭西縣鳳江新成屋鎮鳳北村委會主任助理
  激動時刻沒想到總書記會回應我提出的問題
  南方日報:冼代表,今天您成了名人,不少報紙都刊登了習總書記和您握手的照片。
  冼潤霞:真沒想到。那是會議開始前,習總書記跟很多代表都握了手,並且親切交流。
  5日那天,有人問我“大學生村官工資有多少”,聽完我的回答,她驚訝地說“還沒保姆工資高”。習總書記來廣東團,我發言時說了這個事。我說,我們這批大學生村官中很多人已經30歲了,要結婚生子,但以目前的收入,面臨的經濟壓力很大。村官服務期滿後,出路在哪?我們對這個問題很糾結。我回到農村是因為夢想——幫村裡的孩子們把上學的路修好。我們不怕吃苦,就怕為夢想來到基層、最後卻因生計原因而不得不離開。建議上級部門給大學生村官更多關懷。
  我沒想到習總書記很快回應了我的發言。總書記說:“要關心大學生村官的工作生活,包括婚戀問題,給他們創造條件扎根基層、實現夢想。”
  南方日報:您發言時緊張嗎?
  冼潤霞:我當時有點緊張。當天的發言我準備了很久,前後修改三次,每次都到後半夜。之所以這麼糾結,就是想把問題和困難清晰地列出來。
  王玲娜:習總書記一點架子都沒有,一直很親和。會議剛開始有的代表發言時有點緊張,總書記時不時插話,大家很快就放鬆下來了。
  鄉土情結看到農村變化,回去想把它建設得更好
  南方日報:你們在農村基層工作都取得了不小的成績,是什麼樣的理想讓你們堅持至今?
  易鳳嬌:我是從農村出來的,因為弟弟妹妹要上學,我必須出來打工掙錢。經過打拼,慢慢習慣了外面的生活和工作環境。現在我結婚了,扎根下來,更要耐得住壓力,有積極拼搏的勁兒,把工作做好、日子過好。
  王玲娜:我在大城市讀書,回家鄉當大學生村官,除了響應國家號召,家鄉也有吸引我的地方。我們看到了農村一點一滴的變化,現在回到出生的地方,就想和年輕的朋友一起改變家鄉面貌。農村的生活、工作條件相對艱苦,我們能夠堅持下來,身上要有一股毅力和韌勁。
  冼潤霞:我在農村長大,在廣州讀書,再回到農村工作。這樣的選擇和我的經歷有關。大學期間去農村支教,最觸動我的是,有一次回去,覺得農村的路要建設,想給孩子們修條上學的路。覺得農村這片廣闊的天地很需要人才,恰好國家也有政策鼓勵年輕人回鄉創業工作。
  履職體會年輕代表更活潑,能發出青年的聲音
  南方日報:你們是女代表、又是“80後”,履行職責的時候有什麼感受?
  冼潤霞:都說女性是水做的,碰到一個棘手火爆的場面,男性有可能把氣氛弄得越來越僵,但女性一過去氣氛會緩和很多。尤其是處理農村矛盾糾紛,一名女幹部去調解這些事時,效果可能好很多。這是女性的優勢。
  我們沒有老代表經驗豐富、見識方面也有差距。但我們有自己的特點,有活潑的一面。這次來北京前,我發微博說“我是一名新代表,也是一名‘80後’,在‘兩會’上,我希望發出青年人的聲音”,結果真收到一些年輕人的建議,這些新媒體手段很好用。
  易鳳嬌:當上人大代表,平均每個月外出調研或開會兩次,短時一兩天,長時六七天。回家後接很多電話,但也要多做點家務、多陪小孩,補償一下家人。
  就業支招到農村工作會擁有更大的空間和平臺
  南方日報:大學生就業這個問題的社會關註度很高,對女大學生就業,你們有哪些建議?
  易鳳嬌:我們工廠工人的主力是“85後”、“90後”,很多人高中甚至是初中畢業就出來工作。如果他們經濟壓力大,就會選擇工資高的單位;還有一些人考慮邊存錢邊學技能,實際上有專業技能更容易找到更好的工作。每個人有自己的打算,要保持理性、學習的心態,特別那些剛畢業的學生。
  王玲娜:現在高校畢業生多,在大城市就業的壓力相對比較大。大學畢業生可以選擇到艱苦的一線基層來鍛煉,發揮自己獨到的一面。建議大家首先給自己一個定位,想清楚自己到底適合乾什麼,適合去哪兒。
  冼潤霞:沒錯。據說今年將畢業的大學生有700多萬人,社會也要承受壓力。農村非常需要年輕人,也有非常大的發展潛力和空間平臺,大學畢業生不一定非要擠在中心城市,二、三線城市也可以考慮。
  南方日報:但我們也知道,在城市的工資收入可能比在農村高。
  冼潤霞:人就是這樣,得在現實和追求之間權衡。我回農村沒太多的顧慮,更多想的是促成一些事。去年我結了婚,考慮生孩子,確實有經濟壓力,但這對生活不會造成十分大的影響,更不會影響我對夢想的追尋。
  幸福心得女性要獨立,用美好的眼光看待世界
  南方日報:作為新時期女性,你們覺得怎樣才能讓自己過得更幸�
  王玲娜:我覺得是在能兼顧家庭的情況下,要有自己的愛好和獨立能力。
  冼潤霞:女性要有自己的愛好和工作。如果女性不工作,就會對丈夫產生更大依賴性,面對社會時信心也許不夠。女性有了自己的交際圈,會舒心很多。
  幸福不是一個具體的東西,它只是一種感受。怎樣讓自己過得開心?用美好的眼光看待這個世界,包括好或不好的方面。有人說“80後”很苦,那麼“50後”、“40後”是怎麼過來的呢?有了上幾代人打下的基礎,其實我們這一代的成長和生活環境都優越多了。
  易鳳嬌:很多女工非常單純,踏入工廠後環境反差很大,心理落差也大,在人際交往方面有困難。我覺得女孩子還是要多豐富一些知識,學會保護自己,這對女孩子很重要。女孩子要經濟獨立,我建議她們多看一些書,看得書多了、瞭解得多了,就知道如何應對。
  南方日報:三八婦女節你們打算怎麼過?
  易鳳嬌:今天還有電話通知,有一個有關外來務工人員的座談會,我要去參加。
  冼潤霞:我也一樣,明天應該沒有時間去玩,還是要履職,在工作中過節。
  ●南方日報特派記者 張學斌 主持人:南方網記者 張洋 統籌:陳楓 王萍 攝影:南方日報特派記者 張由瓊  (原標題:年輕人到農村發展大有可為)
創作者介紹

hebe

xxhve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